小小书楼 > 都市小说 > 试婚365天:霍先生,违规了! > 章节目录 第707章 信心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霍靳西顿住脚步,回过头来看着她,神情平静地问了一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慕浅平静地与他对视了片刻,忽然微微一笑,“没什么,可能是我怀孕,荷尔蒙分泌失调,胡思乱想,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霍靳西闻言,眸光隐隐一闪,缓缓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?”慕浅说,“难不成我要怀疑你每天装出一副被人为难、可怜兮兮、委屈巴巴的样子,吃干醋,求安慰,要安抚,就是为了博取我的同情,骗取我的怜悯,让我乖乖对你言听计从,予取予求吗?你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嘛!我也没有道理这样怀疑你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慕浅便亲密挽了他的手,“好了,下楼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霍靳西神态悠然平静,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多看了慕浅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慕浅却似乎已经完全不受这个问题影响,脸上始终挂着平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霍靳西神情如旧,下颚弧线却控制不住地紧绷了些许。

    两个人挽手下楼的时候,霍靳南和陆沅坐在沙发里聊天,宋司尧和霍靳北则陪着霍老爷子坐在餐桌旁说话,然而无一例外,都是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是以两人一出现,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让大家久等了。”慕浅笑吟吟地开口道,“我老公最近心情不太好,所以我要多花点时间安慰照顾他,大家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众人对二人之间的种种早已经习以为常,见了相当于没见到,听了也相当于没听到,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慕浅便微微挑眉看向霍靳西,“老公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霍靳西转头与她对视了一眼,没有回答,只是转向众人道:“开饭。”

    慕浅这才松开他的手,上前拉了陆沅坐在自己身边,“容恒又在忙大案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沅点了点头,“这段时间,他一直挺忙的,很多时候都只能在单位睡觉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外面院子里蓦地传来汽车的刹车声,片刻之后,就见到容恒小跑着进了门,“我来了我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来也无所谓的。”慕浅说,“一顿饭而已,耽误你查案就不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容恒直接走到陆沅另一侧坐下,伸出手来握住了陆沅,看向慕浅道:“我来是为了沅沅,省得你们觉得全世界就你们恩爱,暗戳戳地刺激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容恒的目光就是霍靳西慕浅以及霍靳南宋司尧身上飘了个来回。

    陆沅耳根微微一热,看了容恒一眼,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”慕浅翻了个白眼,说,“第一,我们秀恩爱从来都是正大光明的,第二,你这句话摆明了就是针对我家小北哥哥。”

    正埋头默默扒饭的霍靳北突然被cue,缓缓抬眸瞥了慕浅一眼。

    容恒显然也没想到自己那句话会让霍靳北躺枪,连忙道:“我可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什么意思啊?”慕浅说,“你不来原本挺和谐的,我小北哥哥也不会觉得尴尬,你一来,餐桌上的形式直接就变成了三对情侣vs霍靳北,你偏偏还要挑这样的话题说,根本就是诚心的!”

    容恒还没来得及还击,霍靳北终于开口道:“我不觉得尴尬。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慕浅听了,跟容恒隔着陆沅对视一眼,各自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“小北啊……”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话题顺利过去的时候,坐在上首的霍老爷子慢悠悠开了口,“之前你们院长不是介绍了他的二千金跟你认识吗,你们发展得怎呢样?”

    “普通朋友。”霍靳北回答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普通朋友?”霍老爷子忍不住叹息了一声,道,“前前后后,你也认识了不少姑娘,就没一个能符合你心意的?”

    霍靳北听了,默默地低下头来继续扒饭。

    对此有着相同经验的容恒听了,不由得伸出手来拍了拍霍靳北的肩,以表同情。

    慕浅有些鄙视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容恒又立刻飞身返回单位,霍靳西喊了霍靳南和宋司尧商量事情,霍靳北陪霍老爷子聊天,而慕浅则拉着陆沅回到了房间,将从欧洲带回来的一箱子礼物给她。

    箱子里除了几款最新一季品牌服饰,还有几本新出的画册、时装杂志等等。

    “本来打算在巴黎多待一段时间,好好给你带点参详资料的,谁知道去的当天就遇上恐袭,没办法,只能在德国挑了一些。”慕浅说,“能用得上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用得上。”陆沅低头翻看着画册,轻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慕浅看了看她翻动画册的左手,缓缓道:“你最近左手适应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沅闻言,不由得伸出手来,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腕,这才道:“始终不如从前。”

    “你右手用了二十多年,左手才用多久?”慕浅说,“你啊,就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陆沅缓缓放下画册,安静了片刻之后,才又想起了什么一般,“对了,有些东西要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慕浅走到她身边,陆沅便将手机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慕浅接过来一看,看到了手机里存着的一份公证书。

    “基本上,爸爸留下的资产就剩了这些,其他的多数都被冻结和清缴了。”陆沅说,“你觉得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慕浅默默地看完那份公证书,重新将手机递到了陆沅手中,“你觉得该怎么处理,就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就折现,都捐出去。”陆沅说,“反正留在手里,也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程序上如果麻烦,你跟我说,我找人帮你。”慕浅说完,才又道,“陆家最近没什么人找你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除了叶瑾帆风生水起,其他的陆家人个个自顾不暇,哪有人能想得起我?”陆沅顿了顿,才又道,“听说,最近霍氏形势不是很好?”

    慕浅闻言,不由得笑了一声,道:“都传到你那里去了,那说明形势是相当不妙啊。”

    “叶瑾帆他是不是做了很多事?”陆沅说,“对霍氏影响很大吧?”

    慕浅顿了顿,才道:“我觉得霍靳西对此好像不是很担心,他都不担心,我们也不用替他担心。我想,他应该是有对策的。就让叶瑾帆先嘚瑟一段时间吧,我对霍靳西是相当有信心的!”

    陆沅点了点头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专心搞你的设计事业,我专心搞养生事业。”慕浅说,“等我肚子里这个小家伙生下来,明年我们一起去法国看秀!”

    陆沅不由得轻笑出声,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