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书楼 > 都市小说 > 商路局中局 > 章节目录 第769章 事情复杂
    鲁临平紧紧跟着邹天豪,他步伐走的很沉重,最后在一扇白色的门前停下来,像这样白色门的房间有很多,门上没有任何的标识,但邹天豪却就认定了这一间。

    他好像没有敲门的习惯,伸手按住把手就把门推开了,房门缓缓的打开,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邹天豪稍稍退后,让出位置,鲁临平上前一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不大,但各种设施齐全,病房在正中间,此刻鲁中华正静静的躺在床上,打着点滴,床前坐着葛振月,她后面站在司马弘博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连这里都能找的到、进得来,我真是小瞧你了!”葛振月站起来望着他,鲁临平走过去伸手握了握鲁中华的手腕,感觉脉搏依然是缓缓的跳动,既没变好也没变坏,心中依旧是莫名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邹家的人也牵扯进来了,只是不知道邹老爷子会不会让你这么胡闹!”葛振月冷冷的与他们对峙,目光凛栗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,你千万别血口喷人哈,我仅仅是带了个路,人家儿子要见老爹,咱没有阻止的理由不是?还要成全他们,尤其是现在,老鲁命悬一线,我们更不能做那种事!”邹天豪一番话说下来,葛振月的面色如常,她盯着最后面的解一梅和欧阳冬,说道:“恕我眼拙,这二位又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梅子,对了,这样你可能听不出来,这么说吧,他是解一梅!”邹天豪介绍道。

    果然,听完他的介绍,葛振月眉头一皱,喃喃道:“谢家的人,现在可是两会期间,你掺和这事合适吗?”

    解一梅抱着膀子,一副不屑的神情说道:“谢家的人,掺合什么事都合适,无论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霸气,这话我就不敢说!”邹天豪冲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这位又是哪家的公子?”葛振月见他们一个比一个让人惊骇,最后定格在欧阳冬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欧阳!”解一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欧阳家的,今天到的可真是齐呀!”葛振月说道。

    鲁临平是知道欧阳冬底细的,但此时解一梅这么模糊的介绍,显然有她的目的,而见葛振月听到“欧阳”二字脸上却有了疑惑之色,稍停顿继续说道:“一直听闻欧阳家和邹家不合,街面上的信息果然不能信。”

    鲁临平听不懂他们话语间的机关,他缓缓站起来说道:“我要带他走,去一个安全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在京城,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医院了,医疗技术也以这里为最高!”葛振月说道。

    鲁临平回头,解一梅和邹天豪同时点点头,认为葛振月的话是正确的,鲁临平却有些为难了,回过身来继续说道:“我还是要带走他,不能让你们带着他折腾!”

    葛振月摇摇头,说道:“连这里你们都能找得到、进的来,我还有折腾的必要吗?不折腾了,就在这里,你可以随时来探视!”葛振月没想到鲁临平刚到京城,就能找到这样强悍的助手,如果邹家、谢家和欧阳家的人同时出面,站在鲁临平背后支持他的话,哪“鲁氏伟业集团”恐将落入旁人之手。

    葛振月低头望了望躺着的鲁中华,反倒是渴望他能早点醒来,不然眼前的局面,她还真有些驾驭不了!

    “暂时只能这样了!”解一梅在背后轻轻提示他,鲁临平点点头,又坐在病床前的座位上,亲自给鲁中华把了把脉,依旧是那么不急不缓的跳动,均匀的很,毫无波澜,他心中是有些疑惑的,这样跳动频率,其实很像是植物人的脉搏,但他仅仅知道皮毛,是不懂得这么多的!

    就在他将要松开的时候,脸色突然变了,因为他清晰感受到脉搏一下子强了许多,但接着又恢复平和,鲁临平怀疑是自己的幻觉,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变化了。

    鲁临平跟着邹天豪走出去,这次他清晰的查出了房间的个数,省得下次来的时候找不到。

    走出大门,邹天豪与门两旁石墩上的人道谢,态度依旧不敢太随意,他像是急于离开这里一样,钻进车里便跑了,鲁临平上了解一梅的车,欧阳冬依旧开车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路上解一梅一直在接一个电话,由于她带着耳机,所以听不到和谁在通话,鲁临平猜测是邹天豪,两人交流了一会,解一梅是听的多、说的少,最后挂断!

    将车停在中间一个较为宽广的地方,解一梅走下车,看着欧阳冬开着红旗靠前来,三人找了个座位坐下,解一梅说道:“鲁中华起家靠的是关系,尤其是在京城这种地方,所以‘鲁氏伟业集团’看起来股权清晰,而实际上文章很大,葛振月显然是没能力操控这么大盘子的,而葛家不过是整件事的跳梁小丑一样,鲁家的事,最终还是会慢慢平复下来!”

    解一梅说完,看着鲁临平的脸,再次说道:“你可明白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鲁临平点点头,说道:“你是让我不要插手这事?”

    解一梅点点头,说道:“我希望你能回临水,这里的事,不是你能插上手的!”

    鲁临平不解,开口道:“你是让我放下病重的爸爸,一个人回到临水去吗?”

    解一梅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鲁中华的病是好是坏,关注的人很多,无论葛振月怎么折腾,最终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,你在或者不在,对他的病情毫无影响。”

    鲁临平摇摇头,说道:“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!”

    从小缺失父爱的他,再也不想失去这份亲情了,他才不管什么利益不利益,他只关心鲁中华的病情,希望他能重新清醒,他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但解一梅显然不想让他待在这里,说道:“你待在京城往往适得其反,让很多有心要救他的人不敢出手,你这个从天而降的儿子,让大家一下子都开始了观望,所以你才是那个不稳定的因素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鲁临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解一梅无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