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书楼 > 都市小说 > 穿越兽世:兽王,别乱来!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尴尬的出场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尴尬的出场

    季沫赶紧伸手,把两个儿子全都拉在怀中,然后伸手捂住他们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岳灵的尖叫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,兽人们似乎也是刚刚被惊醒,然后全都转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灯光,季沫竟然看到雪尘的耳垂上有着一抹嫣红之色,顿时觉得新奇,这家伙可是个清淡的性子,也会因为这种事儿觉得羞涩吗?

    “什么人?敢闯本王寝殿?”

    岳灵的这一声尖叫总算是把床上的两人给惊到了,随后一道危险与惊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,而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,那床上也立刻传来了穿衣服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众人全都一惊,雪尘跟凤七溟脸上更是多了一抹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季沫无奈,只得再次点开手机,把两个儿子往怀里一捞,然后在屏幕上找到一块没有房屋的地方滴上了一滴鲜血,光芒亮起。

    众人竟然全都速度极快的朝着季沫围拢过来,显然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发现。

    就是那发出尖叫声的岳灵,这次反应也是极为的迅速。

    等到女王陛下外面的那些护卫冲进来之后,那寝殿中除了床上的女王陛下跟她今晚的男拌外,已经没有了任何人,女王身上披着一件纱衣下了床,认真的在寝殿内寻觅了半天,也没找到人,当即便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觉幻听了。

    她的那个男伴似乎很是意犹未尽,见寝殿没事便也直接跟女王说自己什么也没听见,肯定是她太过兴奋所以幻听了,几句话把女王重新哄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而季沫一行人这次的运气总算是不错,没再传送到什么不该去的地方,这里人迹罕至,没什么人,看起来全是杂草跟树木,看起来很是荒凉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夜晚,周围更显寂静,连兽吼,鸟雀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里距离桃林不远,是桃林的外围。”

    一寻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西路认真的看了看四周,也是眼睛一亮,然后说道,“对,是桃林的外围,我们回来了,我们真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岳灵跟苏央却是没有说话,两人脸色都发白,眼中依旧尽是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而西路也有些忧虑,见大家都不说话,他迟疑了一下,还是对季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季沫一笑,“放心吧,我们终究是要离开这里的,你们的女王陛下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再说了,我们也不是多嘴的人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季沫话音刚落,就听到旁边传来噗嗤一道笑声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过去,就见凤七溟那一脸笑眯眯的样子,见季沫看他,他更是直接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,大巫,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啊?怎么会把我们传送到那样的地方啊?还是说,你自己想看?”

    季沫直接一脚朝着他踹了过去。“你给我闭嘴,我才对那些没兴趣呢?”

    凤七溟却是笑的更大声,“没兴趣?难道你对那只强大的白狮也没兴趣?不对呀,你若是没兴趣的话,那这两个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季沫脸色难看,阴沉的脸上也带着些绯红,这简直是……这个臭流氓,竟然敢调戏老娘。

    就在季沫怒到想要给他丢一颗弹珠的时候,雪尘却是一把拉住了凤七溟。

    “好了七溟,若是这次没有季沫的话,我们恐怕都要死在那里了,你别这么气她。”

    凤七溟脸上也正色了许多,虽然撇开头不在看季沫了,但这模样,明显心里对季沫是有着感激的。

    季沫真的是被他气的够呛,她可并不想救这个家伙,是他死皮赖脸非要钻进来的,不然的话,季沫倒是希望他留在那里被那裂缝给吞噬掉。

    想到那裂缝,季沫不免又想起之前那惊险的一幕,凤七溟也是救了一寻的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然后看向一寻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里距离你说的桃林不远了,那我们就去桃林吧。”

    季沫说完,却见一寻一副迟疑的模样,季沫一愣,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西路走到一寻身边,搂住他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桃林是我族祭司大人居住的地方,里面是受祭司大人控制的,若是祭司大人不允许进入的话,我们谁都进不去,说实话,我们长这么大,都没进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桃林是我们族中的禁地,除了女王陛下跟一些长老外,平常族人都是没进去过的。”

    季沫看向一寻,西路道。

    “一寻是祭司大人同意留下的,那时候他伤的很重,我阿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哥,你们先回去休息吧,你们身上都有伤。”一寻忽然开口打断了西路的话。

    他看着岳灵跟苏央,也说道,“岳灵阿姐,苏央阿哥,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,现在已经回到族中了,我们已经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见一寻这么说,苏央跟岳灵看了季沫一眼,都站了起来,又跟西路对视了一眼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呢?”

    西路道,“要不这样吧,你们都先跟我回我家休息,等明日再来桃林,现在祭司大人肯定在休息,若是闯入桃林的话,可能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季沫对于他们所说的那个祭司大人倒是更加好奇了,真的如此强大吗?而且这桃林会有危险吗?

    对于西路的提议,一寻却是回头看了季沫一眼,随后对着西路摇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阿哥,你先回去吧,我跟娘亲他们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吧,明天我们就直接回桃林了,你们身上都伤的不轻,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西路又劝了几句,然后见季沫也拒绝去他家后,也终于是不再劝他们了,然后便是跟岳灵,苏央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凤七溟眯着眼睛盯着他们离去,忽然说道,“你说他们不会出去乱说吧?”

    季沫一边从旁边捡枯柴,一边道,“乱说什么?说他们的女王陛下?还是我手中的宝贝?”

    凤七溟瞪着季沫,“看来你一点儿也不担心啊,你那个东西到底有多么逆天的能力你自己不知道吗?这若是被别人知道了,我告诉你,不管是什么样的人,都会心生贪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季沫把干柴丢在地上,就那么望着他,夜色漆黑如墨,但月光却也渗透出一些光亮,季沫能看到凤七溟那双深沉的眸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都没有说话,小白同样在盯着凤七溟看,而且双目中充满了侵略性。

    凤七溟一笑,“我自然也动心,不过……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,我就不打你的主意了,但也提醒你还是要自己隐藏好,不要随意在人前暴露,不然的话,即便你们翼狮族取代了凤族成为大族,那也还是会有人来抢的。”

    季沫心头凛然,她知道凤七溟说的是事实,而且他也很坦然,既然能跟季沫说这些,便说明他不会强抢,当然,若是他要强抢的话,季沫也有着让他付出惨痛代价的底牌。

    季沫又转向雪尘,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呢,雪尘,我能信任你吗?毕竟你们雪狐族可是玛象族的姻亲啊!”

    雪尘只是摇头,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话,让季沫当场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可以寸步不离你身边,没机会去告知别人。”

    季沫怔怔的看了他一会儿,随后嘴角狠狠的抽了抽,“寸步不离?你不用会雪狐族了?”

    季沫这话刚说完,旁边的凤七溟却是脸色一沉,有些恼怒的道。

    “回雪狐族干什么?继续被关着吗?还是继续给雪狐族那些老家伙当血食。”

    季沫惊骇的看着凤七溟。“你说什么?血食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季沫旁边的小白脸色也是微沉了几分,淡淡的道,“就是被人养着不停抽血食用。”

    季沫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有些难以置信的把视线转到雪尘身上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真的?你……他们抽你的血?为什么呀?你不是他们的族人吗?”

    小白沉默着没说话,而凤七溟脸色却是变得冰寒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跟你说为什么让你把你的宝物藏好的原因,雪尘的强大血脉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宝物,那些雪狐族的老家伙们也想要长出双尾,甚至三尾来,你认为他们能放过雪尘吗?”

    见季沫那副脸色变幻的模样,凤七溟忽然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以为雪尘在雪狐族地位很高吗?还有那什么他发疯会伤人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,那不过都是为了他们对雪尘下手找的好理由罢了。”

    雪尘神色还是那般淡然,即便此时说的这些事情是关于他的,即便这些事情就是外人听来都觉得凄惨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模样,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雪狐族那些老家伙果然是无耻啊。”小白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也真是怂,他们敢对你下手,你为什么不反抗?以你的强大,杀他们几个一点儿不成问题,只有杀到他们怕,他们才能压制住心中的贪婪。”

    雪尘望着小白,那双清淡的眸子里有了几分情绪波动,随后竟然嘴角微掀,扯出一个极浅,几乎看不到的微笑弧度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是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