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书楼 > 都市小说 > 阿福呀(1v1   h) > 章节目录 我回来了
    徐则这一觉睡的睡了很久,甚至还做起了几个连环梦,梦里充盈的身体皮脂,跟着南城老旧的自行车一起,吱吱呀呀的转,他被晃得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骤然醒来的时候,头还带着点梦里的余温,一时间  他没有意识到,自己床边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直到,浸了热水的毛巾,敷上自己干枯的手臂,给这层枯老的树皮浇灌养分,他才惊觉起来

    视线如同凿山的钉子一样,一寸一寸地往上撇去,到达那枚戒指的时候,才算被挡住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徐则觉得自己应该再去睡一觉。

    要不然,怎么会觉得那枚戒指和他买的那对的一样,就连上面的字母也是,分毫不差

    他也戴着,只是没有那枚闪,化疗开始,他的手跟着瘦了一大圈,戒指挂不上去,还是阿福给他想了个法,上面绕了一圈黑线。

    真是,真是

    做梦人的梦里,被梦见的人醒了,那个头发张长一点的男子看过来,眼里永远流淌着,缠着细碎泉水的清澈,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:

    “徐则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隔山隔水的徐则,他等了整整两年。

    他不敢看江停,低着头,嗯了一声,古怪的很,不知道是听还是没听见。

    半晌,才冒出来一声嘶吼,像是落入陷阱的困兽那样:

    “你真的好狠,江停你知不知道,我差点就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山长水远,江停赶过来,成了徐则的湖,承接着他憋屈很久的眼泪,就好像很久以前,他偷吻过他眼上的泪珠那样。

    分分合合,兜兜转转,散场离别,失而又复得。

    他任着徐则在他怀里撒泼打滚,不停地摸着他的后背,替他顺气,徐则哭的很凶,他自己也记不得,自己上一次这么失态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再也不走了,乖乖,别哭了,嗯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发泄也发泄完了,两个人之间,一时间,谁也没有再说话,想问的话太多了,嘴巴一共就那么大,直接被堵住,索性,就酿成了沉默。

    沉默也好,逃避些什么,也容易。

    江停打开了电视,半靠在床上,不忘记把徐则拽过来,摁在怀里,徐则跟一摊泥一样,瘫在江停怀里,乖的简直不像话。

    电视里面放着一部老电影,说老,是真的老,剧情老,画质差,台词也是简单到直白。

    偏偏两个人看的津津有味,演到一半,到了男女主要分开的剧情

    徐则手指动了一下,下一秒,那只手就被江停握住了。

    对戒碰在一起,一白一黑,竟然意外地合拍。

    男主说:“我们忘记以前,重新再来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才算有了反应,只不过一说话,沙哑的哭腔就又出来了

    “江停,我后悔了?”

    “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抽抽噎噎地话,跟拉了细丝一样,要断不断的“我不该跟你说我爱你的我哪里知道,我陪不了你一辈子我怎么知道自己会生病,活不久我真的后悔了,我连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江停皱了皱眉头,抽了床边的纸巾,抽到一半,就被徐则摁住了手,他瘦的厉害,几乎是皮包骨的状态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动作,他硬是被那一截细骨头硌的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徐则,你还记不记得,你说过,生不同衾死同穴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?”

    “我很早就知道了,不然你以为,我为什么,你一告白我就答应了你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江停自嘲一笑,捧住徐则的脸,起誓般地抵住他的额头:

    “我都二十叁了,不年轻了,还比你大六岁,到这个年纪了,你不能让我孤身一人”

    “你要记住,我永永远远都比你大六岁,生也好,死也好,都会是这样,你以为,你说完喜欢我,就算完了,不,永远都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生,我也生,我们永远双生。”

    徐则坐起身来,也顾不得自己哭的狼狈,动动嘴,似乎想要骂醒江停:

    “姓江的,你是不是疯了?你知不知道,我现在这个样子,是没有未来的?,你跟我耗着,是没意义的”

    江停依旧靠在床上,相比徐则的气急败坏,他倒是自在的许多: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,我们怎么没有未来,接下来,都是未来。”

    还有几章正文就完啦,我把下一本也放出来了

    感兴趣的话,可以收藏一下

    《伏苏》,就在隔壁

    火┊爆┇文┊章:wоо⒙νip﹝wσó⒙νip﹞woo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