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书楼 > 都市小说 > 逾矩【1v1,高干】 > 章节目录 二十醒明(h)
    太阳照常升起,  而何轻已经抱着被子一个人发呆了很久。

    昨晚的男人早就不知所踪,当然,不在更好。

    在的话,两个人赤裸相对,那真的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成壑早上走的时候,她还模模糊糊有点印象:

    昨晚被折腾的太久,身上到处都是男人捏揉出来的痕迹,下身也痛的很,最后累的哭着睡着了……然后不知道怎么的,就滚到男人怀里了,早上还抱着他的腰不松手。

    大概是把他当成那只兔子玩偶了。

    男人把她的手掰开的时候,好像还笑了声。

    何轻慢吞吞爬下床,脚尖踩到地,腿心就传来一阵酸麻的疼痛……何轻现在是真的后悔,后悔自己昨晚怎么喝了那么多酒。

    成壑摸她的时候,她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不拒绝呢?

    一边清理着身上的痕迹,还有两腿间流出来的不明液体……女人咬了咬唇,她还得去买药吃。

    成壑昨晚算得上强奸吗?大概是算的,但是她好像也没有太抗拒,大概是寂寞太久,有时候也会被温暖的怀抱所迷恋。

    何况,她敢反抗那个男人吗?

    早在出国之前,她就想明白了,有些圈子不是凡人该触碰的,权力制定好的规则,想要加入那便老老实实遵守,想打破规则——那只有站在权力之上。

    何轻没有那么大的野心,和林秉川结识,就是错误的开始。

    她选择成帆的帮助,却没想到又是陷入新的圈子。

    哪怕这些日子她谨小慎微,从不沾成家的事情,但是自打她走入这个显赫的家族后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成壑是写规则的那个人,她只是柔弱的菟丝子。

    只希望,他只是一时兴起。

    何轻苦涩的想。

    后来的几天,成壑都不在家,何轻旁侧敲击问了几句,从成帆那里知道是出公务了……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租的房子已经看好了,是和她一个项目的同事介绍的,地段很好,就是租金有点贵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打算买个小房子的,何教授去世后,财产都留给了她,除了每月按时打给母亲的钱,能付得起靠近郊区的首付了,裴欢不肯收她还的钱,还找人帮她看房子……

    唉,总觉得欠了她好多,何轻想。

    她还在想着怎么找借口和成帆结束这段关系时,成壑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何轻赶紧申请了加班,理由是准备休假旅行。

    上司倒是很开心,这段时间任务很重,正是缺人手的时候,爽快的答应了,还补了加班费。

    于是成壑一回家,就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娇娇照例和男朋友黏黏乎乎到很晚才回来,成帆则是忙的要死,他考虑了很久,最后还是没有去当医生——

    他在一家医药公司开始上班。

    然后男人看着寂静的屋子,问佣人:“何轻呢?”

    佣人小心答道:“何小姐最近开始加班,晚上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意味不明笑了声,眉宇多了点冷厉。

    然后忙了一整天,拖着疲惫身体回来后的何轻,刚泡了个热水澡,就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思考了一会儿,推开浴室的门,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男人见她呆呆的看着自己,傻站在那里,冷冷道。

    何轻不敢不过去,她裹紧了浴巾,慢吞吞走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步伐,男人的目光渐渐深沉,她身上带着好闻的气息,暴露在空气的肌肤奶白色——

    像是一块上好的美玉。

    可惜这块美玉上面还残留了点点痕迹,这么多天过去,他留下的印记还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他的身子更加火热,其实他今晚不是来上她的,但是她太诱人了,想一只散发着甜甜的味道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他把女人拉过来,扯掉碍事的浴巾的时候,意识到他今晚的计划要改变一下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上她的,这个女人太嫩,做起来只会喊痛,一点也不会伺候男人,又紧的要命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她带着水汽出来的时候,漂亮的大眼睛里那么震惊,他就想干她了。

    成壑太喜欢从她的脸上找到那些有意思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比如被他这样强硬搂着,胸乳被大力揉搓,脖子被吮咬的时候——女人就会露出屈辱又可怜的表情,明明不想给他睡,却不得不承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成壑捏她乳头的指尖用了点力,然后就听见她细细的叫声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她喝酒后那样乖,但是这样委屈可怜的姿态也很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去床上好吗?”何轻小声求他,沙发上她的腰都要被勒断了。

    男人舔吸她胸的动作一停,一边把她抱起来,一边往房间走,边走边捏她屁股。

    虽然成壑的动作依然粗暴,但是乳头被他咬的充血红肿,屁股也被他揉的发红,她的下身很快就湿了。

    成壑也发现了,一只手沿着股缝摸了下去,花心吐出来的水液被他抹到屁股上,然后咬着她耳朵道:“小骚货。”

    比上次还要敏感。

    男人把她放在床上,然后压了上去,女人很温顺的雌伏在他身下,细长的腿被他拉开,粉嫩的花穴暴露在灯光下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……”这个时候,成壑还是不吝啬言语的。

    她的毛发不多,掰开花瓣就能看见小小的肉蒂,还有害羞的收缩着的小穴。

    成壑扶着自己的性器,在她的小逼上下滑动着,时不时顶一下肉缝间,然后很快就看见女人满脸通红,脖子泛着美丽的粉色。

    何轻能感受道那根滚烫的硬物一下下蹭着自己的腿心,带来的是羞耻和酥酥麻麻的快感。

    小穴收缩的更快,吐出更多湿滑的淫水。

    龟头抵着穴口,借着水液的润滑,挤进去一个头。

    女人呜咽了声,还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成壑皱眉,这具身子太青涩,才被他干了一次,小逼还紧的很……有时间,有时间要好好调教一下,

    他被自己这个想法惊了一下,多少年了,他居然想要继续上同一个女人?

    一个温顺的,虽然不是很情愿,但是干起来又特别舒服的女人。

    成帆的眼光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粗长的肉棒在紧窄的小穴中进进出出,何轻咬着唇,不让自己叫出来,这次比第一次要清醒的多,感官也强烈的多,她感觉到男人的肉茎,被自己的穴肉紧紧咬着,龟头不断的擦着每一处褶皱,胀痛又酸麻。

    成壑这次不算粗暴,知道她没做过这种事,动作也轻了不少,他喜欢那种柔嫩的小逼被自己的肉棒一寸寸撑开的感觉,进到了最深处,也忍不住想要整根进入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还不行,这样直接插进去,她会被玩坏掉的。

    可惜了,他还是有点想要把她弄坏的。

    男人的性器越来越滚烫,在她身上肆意玩弄的手力道也越来越重,可怜的乳头被高高提起,又松掉……男人边揉边想,胸要是大一点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很好摸,软软小小的一团,滑腻的要命。

    他动作越来越快,何轻也咬不住声音了,被他一个深顶,就尖叫了出来……生理上并没有太多的快感,更多的是被侵入,被深顶,被抽插的酸麻感,就这样她还是哆哆嗦嗦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穴绞的男人肉棒舒服的要命,然后精关一松,滚烫的精液喷洒在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女人的身子软成水,随着性器抽出来,一股股浊液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成壑轻轻咬了下她的脖子,声音带着满足后的低沉:“要洗澡吗?”

    累的不行的何轻点了点头,然后就被男人抱到浴室,边洗边干了一场。

    最后天快要亮了,男人才放过她,抱着她说了句话才放她睡觉。

    垃圾作者有话说:叁次元太忙了,更新时间不定……

    评论有空再回复,睡了~

    何轻想的是过几天她就自由了,成壑想的是过几天要好好玩她……

    火┊爆┇文┊章:wоо⒙νip﹝wσó⒙νip﹞woo18